财新传媒
2018年05月10日 13:20

婚恋关系里的理性与勇气

妞妞,

很久没有给你写信,既有怠于沟通的原因,也是日常少了激发沟通欲望的窘迫处境。平凡日子里的小困惑,我们常有契机通过有效交谈化解。而近半年来,由家庭造成的困境,再次嵌入我们的婚姻关系中,如鲠在喉。

不论观念如何演变,在事实层面,如同我们正面对的,婚姻的确要经历个体与配偶家庭由碰撞到尝试融合的过程。碰撞是必经阶段,导向多种可能,契合、若即若离、疏远或者冲突。融合程度深浅,又与多种因素关联,可以整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8日 22:54

团队协作中的“不该为”

团队协作,成功模式千万种,各有道理,总结怎么做很难。看失败团队,可以知道至少不做什么。四条提给领导,一条给成员。

1.不制造信息壁垒

组建团队,目标是应对复杂任务。独夫难为之事,一是处理信息量大,二是劳力要求高。前者更重要。团队内部,各主体(小组、成员)之间,除分工始然,若各自掌握的信息有多寡,这是矛盾显现的征兆。

高效团队有共性,信息能在团队里顺畅游走,自然沉淀,充分发酵,成为交流、决策与执行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12月02日 15:49

睡在现代主义身旁

睡在现代主义身旁

认识悠悠之后,我对民乐的了解,从《春江花月夜》跨越至《吹响的经幡》和筝乐演奏剧场。在古筝演变图谱里,后者可以视作现代主义典范,从而与当代艺术潮流交汇,各归其位。

#筝乐演奏剧场《人生几何?!》#

我想的是,为什么要将作品标注为现代主义或其他,我能想到的原因,为了便于理解。我们指着毕加索的作品,“这是现代主义风格”,有关工业革命、中产阶级、抽象、高级、拍卖行、艺术家等片状想法涌现,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8月14日 13:29

对自己不坦诚,难怪写不出好文章

看了几首诗,间或一两本现代小说,便想撸起袖子尝试一番。诗歌小说杂文,有莫名的调调,长短句似有章法,模模糊糊,哪管细致的门道,写上一两首、两三篇,也够了,反正这番兴致,不会持续太久。

写的几百字,大概能把人生都装进去。诗文凑一起,想象力和智识的边界,暴露殆尽。

书写日常最难。

想再写,只能蹭进学科的圈子。古今中外,一帮人把边界拱到极远,普通人这辈子怕是望不到头。待在学科的圈子里,不愁选题,也不愁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5月24日 13:04

我难与父亲和解,但可以尝试理解他

1

近来应酬婚宴,喝了些酒。站在醉酒边缘,我理解了酗酒者。

酗酒是成瘾症状,即便身体机能损伤,也难摆脱。外人不解,酗酒使精力不济、思维不清,误事误人,为何沉溺其中?这种看法倒因为果。

有种可能。现实太苦,再鼓劲也难应付,困境让精力不济、思维不清,不得不求助酒精作用于身体,分泌激素——至少在醉酒时刻,深信自己仍有与现实一搏的能力。甚至,借助酒精可以视作求生本能。现实复杂冷酷,足矣导向绝望。

除了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4月04日 14:26

法律人,你可能不比公众更有判断力

阅读“刺死辱母者案”判决,梳理媒体披露的信息,查阅正当防卫的刑法解释与批判,若以此为基础,可以实现更好的讨论。

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,只有做好上述准备,我才有资格在公共空间发声。你可以倡导,并向我展示:如果有所准备,我可以厘清争议,理性发声。当然,你也可以“要求”我必须这么做,但你的要求,我可以不听。

“你”和“我”构成公众,公共空间容纳得下光怪陆离,可以有愤怒、鄙视、谩骂、嬉闹,也会有克制、诚恳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28日 16:15

流浪人员与特朗普

昨天在吉野家吃饭,遇见一位衣衫褴褛、面有污垢的老人,斜挎布包,里面塞满塑料袋。他坐在最里头,吃着不知杂糅了哪些食材的糊状物。我挑远处坐下。周围有不少妈妈带着孩子。老人和善打招呼,提醒沙发上蹦哒的小女孩别摔下来,回答不远处小男孩的提问,“今天是什么节日?”“不知道啊?”“感恩节!”男孩并未在意妈妈的阻挠,与老人聊天。老人的邻桌是个小女孩,他问她,“你的汤还喝吗?”小女孩说,“我不喝,给您喝吧。”

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22日 08:26

牙套记

1

20136月戴牙套,201610月摘除。三年间,每月到医院复诊调整。

这三年,恰好也是毕业后入职场的三年。爱人、同事从未见我戴牙套前的模样,我也忘了。

假外物,改变自然状态,大多不满旧貌。小时候,与朋友争吵,“……你个龅齿”,声势陡弱,悻悻然。长大了,学会藏起自卑,以成绩、经历塑造自信——时常抵不过偏差的牙齿。母亲带见牙医:门牙生长未定型,用拇指按压凸起,有助复位。几无作用,按压习惯仍在,心理安慰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4月04日 23:22

当法律遇上古筝

悠悠,

见信如面。

先前的设想,会将我的一些想法,以及“坦白”,以电子版形式,存入Kindle中,这才是我所说的,这份新年礼物,内容重于硬件。

但专案组工作难以协调,只能暂且搁下这一设想。在以后数月间,如若方便,我将以书信形式完成。

这封信,我将向你呈现最紧要的想法,关乎这份礼物隐含的阅读建议。而建议基于的理念,在我们近来沟通中,我已陆续表达过了。

我们可能都有共识,在许多领域,比如法学、古筝,除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27日 17:17

年轻的检察官,我们不着急

一座围城,不断有人离开,不断有人慕名而来。现实中,围城林立。

那年,慕名而来。这是一份“体面”的职业,包裹在人们对检察官职业的想象里。因为敬畏司法权,乃至公权力,这种想象还在不断催化。偶尔自矜,围城入之不易,需淌过司法考试、公务员考试的护城河,从人潮中突围。而入得围城,便与外界区隔,冷暖自知。

这年,离开围城,或怀感恩,或有怨气。感恩检察院收容稚嫩年华,教我成长。但也怨,为低薪或职级晋升,也可能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0月08日 14:51

当你被限制自由时,警察该告诉你什么?

“你已经被捕了!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……”,好莱坞影视剧中,我们常能听到这句台词,也知道,这是在告知被逮捕的嫌疑人所享有的权利。它还有另一个名字——米兰达警告(Miranda Warning)。

它的内容不止于此,完整的表述是,“你有权保持沉默;如果你放弃保持沉默的权利,你所说的一切均可能在法庭上被用作对你不利的证据;你在回答我们的提问之前,有权与律师交谈;如果你无法承担聘请律师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9月15日 23:07

#有人说#记录别人眼中的社会(一)

#有人说#

1.  文玩(古玩)字画市场是腐败的晴雨表。2013年以前的几年,可能也是体制腐败最严重的几年,却是文玩字画市场最红火的时期。一些人以较高的价格从市场购买文玩字画,送给政府、军队官员,这些官员又以极低的价格售出,物件流回市场。其间的差价,成为整个市场的盈余。

那几年,社会对文玩字画需求量大,市场交易频繁,聚拢的资金(盈余)越来越多,市场繁荣。通过这个平台赚钱的人不少,有更多的人和钱进场。

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8月23日 10:52

在中国,学术评价水土不服?

现代学术评价的理念和机制,起源于欧美。引入中国后,对推动中国学术的发展,起到很大作用。但也出现了较严重的“水土不服”之异变,比如学者抄袭丑闻不断、一稿多投、自我重复、“以刊评文”、SCI/SSCI崇拜等。在欧美运转尚算良好的评价机制,为何在中国却乱象丛生?

近日,《清华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发起了对这一话题的探讨。首期邀请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李剑鸣教授、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王宁教授、华东师范大学历史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7月05日 22:19

偶遇现代诗

那日,在北师大南门的咖啡馆坐着。松林恰好在师大图书馆组织凤凰读书会,主题是两位诗人(陈太胜与树才)讲现代诗。原本就约好晚上见面,索性先去活动现场等他,也看看诗歌的讲座都能讲些什么。

活动名叫“在陌生人中旅行”,也是陈太胜教授此次发布的新诗集书名。陈老师任教于北师大文学院,主修文学理论和中国现代诗学。树才原是驻塞内加尔外交官,后入社科院外国文学所工作,以法语见长。不过,树才也介绍,他曾做过很多职业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7月01日 21:11

美国联邦最高院判决给我婚姻生活的启示

作为法律人,面对联邦最高院有关同性婚姻的判决,本该秉持法律思维,概览全文,并观察大众反应。许是所处情境改变,这次反思更多的,竟是我该如何过好必将到来的婚姻生活。

因为,此番判决和相关争论,让我比较清楚意识到,之前关于婚姻的成见中,一直习惯以“男女结合”作为思考出发点。判决提醒我,这个前提必须更往前置——以“两个独立的人的结合”为出发点,反思一些习以为常的婚姻观念。

这种反思为什么重要?

在预设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6月25日 20:56

当我开车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

拿到驾照半年有余,最近,才开始频繁自驾公出。

从步行到学会骑车,再从骑行到学会开车,技能提升,意味着生活空间在延展,生命中出现了全新体验。而往往在交界处(刚掌握技能时),才能敏锐感受到前后不同,也愿意思考,不同之处在哪里?有哪些新鲜体验?这些差异和体验,带给自己哪些思考?

独特的陌生人空间

与其他事项不同,交通将人们框定在一个独特空间。这个空间里,人们并不面对面接触或交流,而是躲在舒适铁皮里,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5月11日 13:18

政治的附庸:清末民国时期的制宪图景

中国制宪运动是由具法统之政府发起并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变革,无论是没落的清廷,朝不保夕的军阀政府,纷扰不断的国民政府,都不曾忘记立宪的时代使命,无论他们最终的目的指向何方。而民国学人,或可说,唯变换的宪法(或约法)马首是瞻,在政治变迁的激流中辗转腾挪,虽有自己的坚守,但政治导向仍不免使得学术研究不那么纯粹。

1. 清廷制宪图景

有学者认为,清朝政府于1900年败于八国联军后,之所以继续主政至1912年,既因为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3月25日 19:17

阅卷越流畅,判决越轻缓?

阅卷越流畅,判决越轻缓?

近几个月来,一些法官或检察官离职的消息,伴随着司法改革进程,受到舆论关注。辞职的理由,主要是职业压力大、薪资无以担负较体面生活。选择离开检法系统,想必都是找到足以“养家糊口”的下家,但仍有许多身处体制内的司法人员,在试图与拮据的生活和繁重的压力对抗。为法官、检察官吁求加薪、确保独立司法的文章,不胜枚举,但都没有回答一个问题:较低薪资、急速增加的办案数量、外部力量对司法的干预等,这些负面因素是否会对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3月17日 21:11

请锁住心中的魔鬼

很多人心里,都住着魔鬼。在恰当的环境里,它将脱离掌控,无声占据人类的躯干,驱使人们进行着不可思议的恶行。

执法人员(公安、检察人员)刑讯逼供便是一例。

静下心想,我们身边的警察、检察官朋友,多善良谦和,很好地“扮演”着父母、子女、朋友的角色。然而,让我们难以想象的是,当他/她进入提讯室或询问室时,却是另一副样貌——对待涉案人措辞严厉、威逼利诱,甚至施以暴力。

一个平日里善良谦和之辈,为何披上执法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3月11日 10:28

我是绍兴师爷,我为自己代言——记一次告别酒宴

觥筹交错的喧嚣已然与我无关,灵魂脱离躯体漫步于时间的长河。

是啊,又是一年会考时,记得三年前的送别,也是此情此景,只是除了景顾吉知县,已换了一班人马。三年前,独自乘舟溯流而至京城,原以为定然高中杏榜,不想却名落孙山。不得不拖着颓意的身躯黯然还乡,继续充当幕友之职,继续等待下一个三年——我已经习惯等待。

有时会莫名地想,为什么非要处庙堂之高而平治天下?眼下以一幕友之职,何尝不能平治一方。实际上,在...

阅读全文>>